详细内容

山東經濟呈現四個交織 高質量發展任重道遠

“當前我省仍處于深度調整期、瓶頸突破期和動能轉換膠著期,高質量發展任重道遠。”日前,山東省發改系統召開了貫徹落實國家和省關于上半年經濟形勢和下半年經濟工作決策部署的視頻會議,山東省發改委主任張新文作出了這樣的研判。他表示,當前山東經濟運行中影響發展的不確定因素和潛在風險仍然較多,一些矛盾和問題新老交織,需要引起高度關注。

“穩中有變”是對當前我國經濟運行的最新判斷。從山東省來看,“變”突出表現為“四個交織”:一是內部因素和外部環境交織。全省經濟仍存在下行壓力,相關數據顯示,投資、消費等指標有所回落,特別是國內金融嚴監管、地方債務嚴管控、房地產市場嚴調控、環境保護嚴標準,這“四個嚴”對經濟增長的影響還將延續。山東省與南方先進省份相比,企業和產品競爭力較弱,在各省加大新興市場和國內市場開拓力度的情況下,將加劇省內企業生存壓力。

二是短期因素和長期矛盾交織。今年以來山東省工業利潤的回升,主要得益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帶來的上游煤炭、鋼鐵等原材料短期供給量縮減、價格較快上漲,更多的并不是來源于企業自身創新能力和核心競爭力的提升。要看到,“生產旺、需求弱”的狀況沒有發生根本改變,特別是終端需求并不強勁,下游企業的銷售利潤并未明顯改觀。上述情況看起來是經濟運行本身的問題,但實際上是一直以來積累的長期矛盾,只是在當前市場環境下表現的更為集中和突出。比如,山東省還沒有完全形成市場化主導的發展路徑,一些地方仍熱衷于用計劃經濟思維和行政化手段干預微觀經濟活動、主導要素資源配置,市場主體活力沒有完全釋放。比如,資產證券化進程明顯偏慢,證券化率僅相當于廣東的1/4、浙江的1/3、江蘇的1/2,嚴重制約了要素資源跨行業跨區域自由流動。再比如,山東省民營企業大多仍沿用家族式管理模式,法人治理結構不健全、現代化企業制度尚未建立,制約了企業在新一輪市場競爭中做大做強;民企二代雖然擁有高學歷,但缺乏敢闖的精神和應對復雜市場環境的能力,接不上、不愿接,導致企業家新老交替不暢。

三是行業企業分化交織。從行業看,基礎設施和房地產仍是投資拉動的主導,而制造業投資持續低迷。上半年,制造業投資下降3.9%,新增貸款僅占全部新增貸款的1.8%;其中代表未來發展方向的高新技術制造業投資下降7%。從企業看,國有企業投資、利潤均有較大幅度增長,而民間投資僅增長0.6%;小微企業貸款僅占新增貸款的2.1%。民營企業對“兩個不平等”“兩個不穩定”反映強烈。“兩個不平等”:一是進入門檻不平等。民營資本“非禁即入”的要求很難落地。二是政策待遇不平等。民營企業在用地、資金等方面很難享受與國企同等待遇。“兩個不穩定”:一是市場預期不穩定。企業普遍認為市場環境有所好轉,但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持幣觀望情緒濃厚,即使有投資,也大多集中在單純擴大生產規模、附加值較低的一般項目。二是政策預期不穩定。比如,山東省嚴格實施化解過剩產能、化工產業轉型升級、環保突出問題綜合整治等專項行動,限產停產范圍由高耗能高污染行業逐步延伸到采礦、農副食品加工、造紙等行業,政策期限、范圍、程度尚不夠明朗,導致上下游行業投資更加謹慎。民間投資是否活躍是經濟穩定回升的重要標志。只有真正破除民間投資障礙,才能實現經濟長期穩定健康發展。

四是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失衡交織。受金融監管趨嚴、銀根收緊、企業債務違約增多等因素影響,銀行表外業務明顯受限,信貸規模進一步收緊,企業債市融資難度加大,融資規模流轉不到實體經濟。上半年,全省社會融資規模增加3937億元,同比少增2059億元。一些金融機構為規避風險,采取了抽貸、限貸及延長審批放款時間等措施,加劇了企業資金鏈斷裂的風險,形成惡性循環。受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嚴格控制和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和購買服務影響,政府投資規模下降。與此同時,金融部門則反映有資金但找不到好項目。這既有實體經濟轉型步伐不快、項目儲備不足的因素,也與金融改革創新滯后、金融服務特別是高端金融綜合服務體系跟不上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有關。長期以來,我國金融體系是伴隨傳統增長模式而發展的,面對新舊動能轉換的新形勢,金融體系同樣面臨新的挑戰。

同時,張新文也表示下半年山東省經濟發展的基本面沒有變化,有利因素正在加速集聚,新的動能蓄勢待發,特別是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一系列決策部署有序落實到位,政策紅利將疊加釋放。


客服中心
- 客服一號
- 客服二號
凱遠官方,微信客服
网上有赚钱的方法吗